华夏晚报  >   社会  >  正文

传承与创新,百年字号玺滋堂的香港记忆

评论

  每每回到香港,总是感叹香港真是一座非常独特的城市,一面是高楼林立日新月异的盛世繁华,另一面是旧时街铺百年字号的源远流长。一面是创新,一面是传统,那些座落于香港市街的老字号,见证着香港的发展与进步,也记录着香港的时代记忆。

  在香港,中医文化主要依靠家族式的传承,子承父业,代代相传。家族式的中医将医药绝技绝活,原汁原味地传承下来。提到香港的老字号,不得不提的,就是以膏滋为业,传承了百年的玺滋堂。

  香港人注重养生,因此日常就有食用膏滋调理的习惯。而膏滋品牌中,最为港人称道的就是“玺滋堂”。玺滋堂所制的膏滋和别家不同,不仅效果好,而且温和平衡,久喝也不燥不火。这是因为叶氏膏滋的膏方是家族秘方,还曾是宫廷的御方。

  小时候,看妈妈喝玺滋堂的膏滋,总以为是妈妈偷偷吃好吃的。常常会趁她不注意,偷偷拿勺子喝一勺。一点点微微的中药材的香甜味道,是小时候的深刻记忆。后来妈妈得知,哭笑不得,只说幸好玺滋堂的膏滋纯正,才没让身体受到什么损伤。

  逐渐长大,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工作压力也大,也开始把膏滋作为日常的调理食品。选品牌的时候,大脑第一时间闪现而出的,就是玺滋堂的名字。这么多年了,玺滋堂还和以前一样,铺面不大,手工熬膏。感觉,在这样一个飞速改变的时代里,还好有一些东西一直没变。

  说起玺滋堂的故事,还得追溯到清朝。玺滋堂创立于嘉庆十九年,是由清代名医叶天士曾孙叶滋创立。叶滋,字万青,史书所载皆记录为叶万青,继承了叶派家学,也是当时颇有声名的名医。

  叶万青自幼学医,仁心仁术。在行医过程中发现,很多老百姓身体并无大病,但常有各类虚症。如果用药治疗,对身体会有损伤;如果置之不理,虚症加剧又会有演化为身体疾病。他研习古代医典,发现用中药材制作为膏滋,用来调理身体最适合不过。所以,他以叶派的“温病学”理论,结合膏滋古籍,研制出了属于一套独有的膏滋方。

  这套膏方,因为用药温和平衡,效果全面,在民间广为流传。后来,被当时的两江总督作为贡品进献给宫廷。当时嘉庆宠妃——如妃钮祜禄氏刚诞下皇五子绵愉已数月,一直气血虚弱,难以康愈。服用叶氏膏滋后,月余即有好转,令嘉庆龙心大悦。召见叶万青,予以嘉奖。并决定将叶氏膏滋列为贡方,仅供皇室使用。

  叶万青为万民请命,表明当初制膏滋之初心,乃是为百姓解虚症之困。嘉庆当即驳回。叶万青不放弃,一直坚持上疏,终于感动了嘉庆,准许叶氏膏滋供给给普通百姓,并亲自赐药堂牌匾“玺滋堂”。

  后来太平天国运动,“玺滋堂”因为是御赐药堂,整个药堂被毁,叶氏一族也被迫离开家乡,四处漂流。也在湖南、广东有过几年短暂的停留,后来几经辗转,最终到达香港。叶氏用祖传膏方熬膏制膏,在香港开始了“玺滋堂”的膏滋之路。

  百年来,为了保证膏滋的效果,玺滋堂一直坚持手工熬膏的传统,拒绝了许多大企业提出的流水线化的商业合作。之前有过一次机会,见到玺滋堂现在的当家人叶先生,问过他一个问题:现代化未必就全是不好的,你的膏滋这么好,如果只是给小部分人用,想来也不是叶万青当年坚持做膏滋的初衷。

  后来再去买膏滋,听店里的伙计说,叶先生已经决定和一家企业合作,共同推广膏滋文化。但是有连个条件:一是选药必须是叶家人亲自挑选;二是膏方必须严格遵照叶氏配方,绝不可偷工减料;三是熬膏必须是人工熬膏,由叶家把控标准。所有参与熬膏的,除了叶家世代熬膏的族人和学徒,其他工人必须经过1年培训方能上岗。所有过程,也必须符合叶家指定的严格标准。而对方主要负责提供医药标准的生产车间来分装。

  而现在,面前摆放的,正是叶家玺滋堂初步尝试现代人的第一款产品:玺滋堂玫瑰阿胶膏。原来他们选择的合作对方是潘高寿。潘高寿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品牌,在清光绪年创立,到现在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不仅获得国务院的“中华老字号”,中医工艺还获得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当喝着这款玫瑰阿胶膏时,从玻璃罐装演变为便携的袋装,外形漂亮了,食用也方便了很多,再也不用到处找勺子、滴滴漏漏掉的到处都是了。同时,它的本质依旧没变,还是小时候吃过的那种纯正的味道。

  这一刹那,内心其实是非常感动的。一种历经百年的文化,保持初心的同时,与时代共同发展创新,是文化的一大幸事。也希望,变化的世界里,始终有一些精神有一些味道,能历久弥坚。


责编:hxq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华夏晚报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联系我们|hdaily.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桂ICP备15001805号

版权为华夏晚报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