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晚报  >   财经  >  正文

昆明:我本“水性扬花”

评论

  编者按读城记:读懂昆明这座城

  昆明到底是怎样一座城市?从不同角度,自有不同的解读,因为这座城市,无论风貌风物还是历史人文,都有不同建构的肌理。

  每一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每一家在这座城市营商的企业,都是这座城市的建设参与者和美好生活共建者。读懂昆明这座城,决定着我们以何种姿态与这座城市相处。

  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熟悉的昆明,和一个陌生的昆明。正如我们知道“春城无处不飞花”的特质,也正如很多的我们不知道的“水城”个性。

  数十条河流纵横分布交汇在昆明,只是因为无数年的建设,很多河流静静地躺在城市的脚下。水泥森林和柏油路,掩去了它们的容颜,也让越来越多的新昆明人,不知它们的存在。一条盘龙江,南北沟通着松华坝和滇池,成了昆明关于“水”仅剩的印象。

  “读懂昆明,读懂碧桂园——昆明城市美好生活系列报道”的第一部分“读懂昆明这座城”,就要把关于昆明“水”的部分重新提及,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在我们的脚下,有很多河流标记着这座城市的来路。正如盘龙江上那些“桥”,可以带我们回溯成百上千年的昆明成长史一般。

  昆明,一座“水性扬花”的城市,这是我们对昆明自然地理的一种概括之一,我们想要告诉很多人,昆明除了是一座“花城”,还是一座“水城”。

  鸣谢碧桂园云南区域,让我们有机会更进一步阅读昆明,读懂昆明。

  水性杨花,百度释义“象流水那样易变,象杨花那样轻飘。”一般用来比喻妇女在感情上不专一。而我们这里说的昆明的“水性扬花”,则提取字面上的意思。根究昆明后不难发现,水和花其实都是昆明独有的特征,严格意义上,昆明是“花城”,更是“水城”。

蓝花楹

  对很多人来说,“花城”和“春城”已经成为老昆明和外来昆明人对昆明的第一印象,也成为昆明城市的代名词。一直以来,昆明就以“春城”的美誉享誉世界,而因气候宜人,鲜花常年开放,草木四季常青,昆明也被誉为“花城”,鲜花远销全国。

翠湖公园老照片

得胜桥老照片

  但对于“水城”,很多人会产生疑问。随着钢筋混凝土搭建的城市综合体不断兴起,如今高楼林立的昆明城,已经不见多少流淌的河流,如果不是一条纵贯南北的盘龙江,以及经久流淌的翠湖和滇池还在提醒昆明人记起这个城市原本的“水性”,可能许多老昆明都会恍惚忘记最初的昆明城其实原本就是一个水城。

  今天小编要说的,就是昆明被掩盖的“水性”——“500里滇池奔来眼底”、36条河流穿城而过的“水城昆明”。

  伴水而生建城之初的水城昆明

  说到昆明水城的本性,不得不回顾到昆明的建城史,而昆明的建城史,则要从拓东城开始。尽管经过数千年的开发建设,拓东城也历经鄯阐、中庆城及至昆明城的营建,但依然可以肯定的是,昆明从建城之初就与“水”息息相关。

  根据史料记载,唐代中叶,蒙氏势力在洱海地区崛起,建立南诏国。唐广德元年,公元763年,南诏国王阁罗凤来到滇池北岸的昆川,看到此地“山河可以作屏藩,川陆可以养人民”。遂命其子凤伽异于昆川置拓东城。

  可以说,有了山河、川路,有了水的滋养,才有了最初的拓东城。

滇池开渔节

  根据资料,唐代南诏所建拓东城原城址在盘龙江东岸与金汁河之间,宋代的大理国沿袭拓东城旧址建鄯阐城,但后来放弃原址,跨过盘龙江来到西岸在偏北方向重建新城。史学家大多认为,因宋宣和元年(1119年)战乱,拓东城几乎被夷为平地,才把新城改建在西北边。但据近年在东西寺塔附近考古发现,旧城被毁固然是迁城原因之一,但变迁的主要原因,其实是水患。因“城际滇池,三面皆水”,洪水一次次淹没了城市和乡村,逼迫拓东城向五华山、圆通山一带的高地靠拢。近年来在东西寺塔附近的考古调查中,发现有着南诏建筑构件的文化层上,覆盖着螺壳,也印证了昆明伴滇池而生的事实。

滇池开渔节

  事实上,上古时期的昆明坝子曾是一片汪洋大海,那时的古滇池几乎淹没了整个昆明坝子,水域面积约为1000平方公里,今天的昆明市区都在昔日的古滇池水域之中。而临滇池初建的拓东城城既受滇池水的滋养,也因此常面临水患难题。公元937年,大理国统一云南,并在拓东城的基础上设鄯阐府,营造宫室园林,兴修水利,开始重视和解决水患难题,到大理国末期,鄯阐城已发展成为滇中一座“商工颇众”的繁华城市。

  及至元朝正式设云南行中书省,置昆明县,元朝官吏开始在昆明地区挖海口河,疏通螂螳川,降低了滇池水位,不仅解除了昆明城市的水患,还“得壤地万余顷,皆为良田”,扩大了农田面积,并人工修筑了金汁河、松花坝,引盘龙江水灌溉滇池东岸农田,滇池地区的政治经济也在这一时期得到发展。

  不难发现,五百里广袤滇池给昆明带来了先天的水资源,也在昆明建城之初为昆明城市建设、经济繁荣提供了莫大帮助。

  而这些历史,无不印证昆明城从诞生之时起,就是一座水城的事实。

  水城盛景 36条河流穿城而过

  “五百里滇池”的滋养,也诞生了纵贯昆明的河流,穿城而过,滋养着老昆明城。

  事实上,壮丽的水城风貌从老昆明的河流布局可见一斑,明末清初,昆明城曾现“三江并流、两带萦绕、河网密布”的河流格局,三江并流,即盘龙江、金汁河、银汁河由北向南流淌;两带萦绕,即护城河与玉带河;河网密布,即以三江两带为主干,以分流灌溉和分流泄洪为主要功能的纵横交错的沟渠河道。

盘龙江最古老的桥——龙川桥(建于元代)

  有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昆明主城区仍有36条江河穿城而过,汇入滇池,包括主城区的盘龙江、新运粮河、老运粮河、柴河、乌龙河、大观河、西坝河、船房河、采莲河、金家河、大清河(明通河)、枧槽河、金汁河、海河(东白沙河)、宝象河(新宝象河)、老宝象河、六甲宝象河、小清河、五甲宝象河、虾坝河(织布营河)、王家堆渠、马料河、姚安河等,及其支流:马溺河、羊清河、马撒营河等穿城而过。

  这些河流中,历史最长对昆明影响最大的要数盘龙江(最早称银稜河),盘龙江也是昆明城主要的水源来源,曾浇灌昆明的万亩良田菜地,河中的鱼虾滋养着昆明人的口腹,也是昆明人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因水量不均、河道弯曲,盘龙江也曾给昆明城带来水患,为解决这一问题,元代初期官吏在盘龙江上游修建松花坝蓄水调节盘龙江水量,并重修金汁河、银汁河分流水利工程,为彼时的老昆明“高下之田,受灌溉者数十万亩”,并且缓解了雨季时盘龙江的水患难题,昆明城北也因此形成盘龙江、金汁河、银汁河三江并流的格局。

  也是在这一时期,昆明水运开始慢慢出现,依托盘龙江的大规模航运成为老昆明一景。

  元代的王昇在《滇池赋》中这样描绘了老昆明及盘龙江的水运景象:“五华钟造化之秀,三市当闾闾之冲;双塔挺擎天之势,一桥横贯日之虹。千艘蚁聚于云津,万船风屯于城垠,致川陆之百物,富昆明之众民。”这里描述的就是当时盘龙江上云津桥(现得胜桥)一带航运的壮观景象。

流经昆明主城的盘龙江(红字标识)

  而从昆明现在的日常生活和一些地名,也能发现有许多水城的历史印记,如董家湾、螺蛳湾、潘家湾、佴家湾等地,都是几百年前形成的众多湖湾或河湾,也在说明昆明城与水的不解关系,而因河流穿城而修建的得胜桥、双龙桥、霖雨桥、桂林桥、鸡鸣桥、吴溪桥、玉带桥、宝象桥等都在说明,几百年来水城昆明留下的印记。

  从人类城市自古以来逐水而建的历史来看,每个城市都有几条河流流经,河流穿城而过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像昆明这样30多条河流遍布,“500里滇池”水域覆盖的城市却并不多见。

小菜园立交桥

  遗憾的是,如今这样的水城盛景已经不复,及至90年代中期,随着昆明城市扩张和污水治理,这36条河流大部分被人为覆盖,或被建筑附着成为暗河,或一半明河,一半暗流,只剩下盘龙江和大观河还能不被遮盖的流淌在昆明主城。

  一面是无法掩盖的水城历史,一面是河道被掩盖,不复存在的水城盛景。如今的昆明,仅能从隐隐绰绰的西坝河、船房河、永昌河、篆塘河等被掩盖的暗河,想象彼时河道交错纵横,30多条河流穿城而过的水城盛景。

  城市变迁水城盛景能否重现?

  而水城的不复存在,与滇池数千年的变迁不无关系。

  根据《昆明水利志》中所描绘的“滇池变迁图”,可以形象地看到滇池在不同历史时期逐步缩小的过程。古代滇池北起松华坝,南至晋宁宝峰,东到呈贡王家营,西到今天的马街山脚。在战国至西汉的古滇国时期,滇池东北岸的水位已下落至1915米左右;至唐宋时期,滇池水位降到了1890米。元朝时,滇池水面缩小到410平方公里;明朝时,缩小为350平方公里;到了清朝,仅为320平方公里,今天,已经不到300平方公里。滇池的库容也与面积同步不断减少,唐宋时18.5亿立方米,到清代为16亿立方米,1947年估算约15.7亿立方米,今天仅13亿立方米左右。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清代名士孙髯翁笔下对滇池流露的溢美之词,如今看来会觉得些许夸张,但若在元代,这样的赞美之词似乎也不能完全描绘滇池的壮阔,毕竟,元代的滇池水面远比清代大了近100平方公里。

  滇池水位随着城市变迁不断降低,库容也随着城市发展缩小,贯穿全城的河道也被掩盖……在城市变迁史上,这似乎成为一种必然。

  但曾经的“水城”昆明如今却成为水资源严重短缺的城市,据了解,目前昆明主城人均拥有水资源量不足300立方米,相当于全国人均占有量11%,低于全国、全省人均水资源拥有量,是全国14个严重缺水城市之一。加之滇池水质污染,进一步加剧了昆明的缺水矛盾,水资源短缺、缺水的问题成为制约新昆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

  这样的背景下,重现水城的话题也被重新提起,并开始在城市未来规划中提上日程。

  早在2016年年初,因修建地铁,将对篆塘河河道整体恢复提升改造,自90年代起成为暗河的篆塘河有望重现,这一消息曾让不少老昆明惊喜,而30多条同样承载老昆明记忆的河流能否如篆塘河一般重见天日也备受市民关注。

  而在《昆明市“十三五”综合交通发展规划(送审稿)》中则提出,盘龙江航道通过整治后,将恢复开通盘龙江中段马村到南坝福海立交桥间的水上公交,这也意味着,昆明人将重见古代记忆中的盘龙江水运盛景,为昆明城市增添风景。如此看来,水城昆明似乎在一步步重现昔日繁华景象。

  古滇池记忆、水城盛景……带着几代人记忆的“水城”昆明似乎从不曾远去,但也从未像今天这样让人迫切想起,除了“花城”、“春城”,未来昆明能否还原昔日“水城”风貌,增添一张新的城市名片?(来源:头条号 云南楼事)


责编:hxq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华夏晚报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联系我们|hdaily.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桂ICP备15001805号

版权为华夏晚报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